<address id="bldn9"><nobr id="bldn9"><nobr id="bldn9"></nobr></nobr></address>

<form id="bldn9"><span id="bldn9"><th id="bldn9"></th></span></form>

      <form id="bldn9"></form>

        頂風作案!審計署公告一批新發現的地方政府隱性債務
        發布時間:2018/12/14

        來源:“PPP門戶”

        12月11日,審計署官網公布《2018年第三季度國家重大政策措施落實情況跟蹤審計結果公告》(2018年第49號),指出:部分地區違規舉債形成地方政府隱性債務。公告稱,多數被審計地區積極采取措施加強政府債務預算管理,在有序化解地方政府隱性債務等方面取得了一定效果,但仍有4個省的4個地區以簽訂借款合同等方式,新增地方政府隱性債務30.01億元。具體是:

        陜西省咸陽市
        2017年8月至2018年8月,陜西省咸陽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管理委員會通過簽訂借款合同的方式分別從咸陽高科建設開發有限責任公 司、咸陽高新保障性住房建設有限公司借款3.88億元、7.53億元, 用于基礎設施建設等。截至2018年8月底,共計形成以財政資金償 還的政府隱性債務11.41億元。
        評:此案例涉政府機構向企業借款,而且有借款合同,還款責任和債務性質是剛性的。
         
        廣西壯族自治區桂林市
        2018年4月,經廣西壯族自治區桂林市人民政府同意,桂林市教育局同意桂林中學向銀行融資解決新校區建設資金,并承諾以財政資金償還貸款本金及利息。截至2018年8月底,形成以財政資金償還的政府隱性債務1.92億元。
        評:此案涉政府同意學校借款,并承諾以財政資金償還。
         
        黑龍江省七臺河市
        2017年9月,黑龍江省七臺河市城市建設投資發展有限公司向信托公司借款3億元,用于償還棚戶區改造建設項目相關借款,七臺河市財政局明確將上述融資的還款資金納入財政預算。截至2018年8 月底,形成以財政資金償還的政府隱性債務3億元。
         
        評:此案涉財政局明確將還款資金納入預算。如果是明確將對企業的付費資金納入財政預算,則情況會好很多。另外,請注意該筆借款是為了償還前一筆到期借款。
         
        湖南省湘潭市
        2017年8月至2018年3月,湖南省湘潭城鄉建設發展集團有限公司通過將市政道路等公益性資產售后回租的方式違規融資14.6億元, 用于借新還舊及市政基礎設施建設。截至2018年9月底,形成以財政資金償還的政府隱性債務13.68億元。
         
        評:此案涉平臺公司以公益性資產融資。本筆借款也有用于借新還舊。
        以上違規舉債發生于2017年8月至2018年8月,是在50號文《財政部銀監會等六部門:進一步規范地方政府舉債融資行為》,以及2017年7月14日《在全國金融工作上的講話》 之后發生的,性質可謂嚴重。
         
        這種簡單粗糙的違規情形,地方政府應該也是明白的,可為什么還這樣做呢?
         
        據說,最近有一種情況,就是各種嚴管、不得之下,地方政府、城投缺錢周轉,情況緊迫,已經顧不上隱性債務了,不得不先借一筆急錢,把資金鏈續上,以免陷入違約漩渦,是為急性債務。這會不會形成處置風險的風險呢?
         
        又看到某地為了化解隱性債務,賣地籌集資金,這種緊急情況之下,又會不會造成土地這類公共資產的賤賣呢?
         
        我覺得,對于地方政府投融資活動,對于地方政府舉債融資的核心理念,其實亟需一場正本清源的大討論。
         

         
        此前,在第48號審計公告《2018年第二季度國家重大政策措施落實情況跟蹤審計結果》中,審計署已公告的6個省的9個市縣(區)以簽訂政府購買服務協議等方式,形成地方政府隱性債務88.63億元。具體是:

         

        1.黑龍江省蘭西縣

        2017年12月,蘭西縣將非貧困村的美麗鄉村建設項目包裝成貧困村提升項目,并出具該項目已納入蘭西縣“十三五”扶貧攻堅規劃的虛假證明,同時違規承諾使用財政涉農資金作為還款來源向金融機構貸款1.2億元。截至2018年6月底,已實際到位貸款5000萬元,形成政府隱性債務。

        2.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區

        2017 年7月和9月,余杭區所屬部門與相關單位簽訂農居房整治、道路修繕及建筑物拆除等內容的政府購買服務協議合同,協議金額52.78 億元,協議約定購買服務資金納入財政預算。截至2018年6月底,杭州市余杭區通過政府購買服務形成政府隱性債務40.07億元。

        3.陜西省延安市新區管理委員會

        2017 年8月至2018年3月,延安市新區管理委員會從延安市新區投資開發建設有限公司等單位借款11.18 億元,統籌用于延安新區基礎設施建設、道路工程等支出,截至2018 年5 月底,形成政府隱性債務11.18億元。

        4.貴州省納雍縣

        2017 年12月,納雍縣人民政府通過貴州省雍泰建設工程有限公司向建信信托有限責任公司取得信托貸款4億元,統一安排用于農村飲用水等項目建設,并承諾上述貸款由財政資金償還。截至2018 年5 月,納雍縣人民政府通過縣屬企業借款形成政府隱性債務4億元。

        5.四川省樂山市沙灣區、五通橋區、峨眉山市

        2017 年11月至12月,經當地政府批準,樂山市國土資源局沙灣區分局、五通橋區財政局、峨眉山市土地和房屋征收局等部門以14159名失地農民名義向金融機構貸款16.9億元,用于繳納應由政府支付的拆遷安置社保費用,并承諾貸款本息由政府納入財政預算,形成政府隱性債務16.9 億元。

        6.四川省蓬安縣

        2017 年8月,蓬安縣財政國庫支付中心從該縣兩家融資平臺公司借款2 億元,用于發放該縣2016 年度目標獎及離退休人員專項慰問金,形成政府隱性債務。

        7.廣西壯族自治區來賓市

        2018年3月,廣西壯族自治區來賓市城鄉建設委員會與來賓市城市建設投資集團簽訂來賓市古三“三產”安置小區工程等3個工程建設類項目的政府購買服務協議,合同金額13.98 億元,形成政府隱性債務。

        横财命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