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bldn9"><nobr id="bldn9"><nobr id="bldn9"></nobr></nobr></address>

<form id="bldn9"><span id="bldn9"><th id="bldn9"></th></span></form>

      <form id="bldn9"></form>

        EPC合同下,承包人主體之間的利益博弈
        發布時間:2019/12/19

        作 者:凡一  總包之聲創作人

        來 源:總包之聲 公眾號(ID:VoiceOfEPC)

         

         

        EPC模式是業主發包的主要模式之一,國際上FIDIC設計采購施工合同 (銀皮書)和國內標準設計施工總承包招標文件范本都被廣泛使用。

         

        在項目實踐中,EPC合同模式下,發包人和總包人的責任劃分相對明確,工程造價易于確定,量與價的風險主要由承包商承擔,總包人索賠的機會很少;業主的風險相對很小,主要承擔不可抗力的風險和合同規定的其他風險。

         

        EPC合同價款相對固定是建立在合同范圍和內容相對固定基礎上的,若發生合同外的工程,總包人則可以追加合同價款,所以發包人和總包人除了要明確發包人要求、圖紙、技術要求、材料設備規格等要素外,更要在EPC合同中明確發包人和總包人工作界面的劃分和職責范圍的界定。

         

        如上所述,發包人和總包人的責任界定相對清晰。

         

        但總包人的設計方和施工方的責任劃分和雙方的履約誠信直接關系到EPC合同執行的成敗。

         

        一、總包人的合同主體

         

        國內EPC合同模式下的總包人的合同主體一般有以下幾種方式:

         

        1、設計方是EPC合同的總包方,施工方在投標文件中進行明確或總包方中標后依法組織招標來確定施工方;

         

        2、施工方是EPC合同的總包商,設計方在投標階段明確作為總包方的設計分包商;

         

        3、設計方、施工方的聯合體是EPC合同的主體,明確一家為總包人的牽頭人;

         

        4、同時具備設計、施工資質和能力的公司獨立進行投標,中標后作為EPC合同的主體。

         

        二、設計方、施工方利益的博弈

         

        1、一電廠取水口項目的案例

         

        一電廠取水口EPC項目招標,設計院A以EPC模式中標此項目后,依法進行招標來選擇施工方,施工方B中標。在施工圖紙會審的時候,施工方B發現設計院的設計偏于激進,很多設計都在臨界值邊緣,比如:水中的取水管安裝完成后用吹填的海砂進行覆蓋,但項目現場施工條件復雜,施工期又必須經歷幾個臺風,回淤問題不可避免。

         

        施工方B多次提醒設計院A的設計存在理想化,應該改吹填海砂覆蓋為碎石覆蓋,但設計院A為了利益堅持原來的設計不變,施工過程中果然因回淤造成安裝完成的取水管撕裂上浮,設計院A要求施工B增加船機設備,進行取水管修復及清淤工作。

         

        關于管道上浮的責任問題,雙方各自堅持自己的理由,設計院A說是施工方B施工沒有達到驗收標準,施工方B說是設計院A的設計太過于激進,回淤是因為吹填海砂進行覆蓋時造成的(吹填海砂屬于設計院A的另一個施工方),但項目還要繼續,雖然開了幾次專題會,但雙方也沒有形成最后的明確意見。

         

        在接下來的施工中,這個項目幾經周折,安裝的管道還是存在撕裂上浮的問題,設計院A終于修改了設計,改碎石進行覆蓋,但施工方B的設備投入大大增加,延誤了工期又要搶工期,加之回淤清理、碎石增加費用等等,使整個項目的成本超出了設計院A對發包人的合同價。

         

        以設計方為主體的EPC合同,設計方要堅持實事求是的原則,不能無限度的壓縮施工方的利潤空間,看似是利潤,但同時也存在著諸多風險;施工方要聘請外部的設計專家結合現場施工條件對設計方的設計方案進行審查,在簽訂施工合同階段,把雙方的責任更清晰的進行明確。

         

        2、一堆場EPC項目的案例

         

        施工方C中標一堆場EPC項目,發包人只提供了初步設計的圖紙,投標階段施工方C與設計院D簽訂了設計協議,但雙方在設計責任、設計優化分成和設計報批等方面沒有明確雙方的責任。投標階段設計院D對發包人提供的初步設計進行了復核,提供了工程量清單,施工方C據此進行了報價。

         

        工程中標后,設計院完成了施工圖設計,但一核算工程量,工程量超出了投標階段提供的工程量。施工方C和設計院D又重新坐在一起談設計合同,對設計優化分成和設計報批進行了明確,設計院D又重新研究招標文件,結果在面層結構上找到了可優化的項目。

         

        這個項目完工后,結果還是比較理想,設計院D不僅收取了設計費,還得到了一部分設計優化的分成,和施工方C實現了雙贏。

         

        以施工方為主體的EPC合同,在投標階段就應該簽訂詳細的設計合同,把地勘責任、設計責任、設計標準、設計優化分成及設計報批的責任明確清楚。

         

        三、總包方和施工方的合同談判要點

         

        1、施工范圍及內容

         

        (1)聯動試車、配合聯動試車是否屬于施工方的責任。

         

        (2)臨時工程、臨時設施及為業主、監理提供的條件由誰負責。

         

        2、開工日期

         

        總包方的開工時間一般要早于施工方的開工時間,主要涉及到設計的時間、現場條件是否具備等。

         

        施工方應要求總包方按投標時確定的圖紙提供時間及時提供施工圖紙。

         

        3、合同模式

         

        總包方和施工方的合同一般為固定單價合同,雙方也可以約定總價合同模式及調價方式。設計院如果作為總包方,工程量的優化一般會留在自己這邊,如果需要施工方來協助和配合,可以約定一定的分成比例。

         

        4、資金安排

         

        總包方一般會保證收到發包人付款后,向施工方按合同約定的付款比例進行支付,但分包人一般會堅持,發包人付款與否不應作為前提條件,如果發包人對總包方的付款條件太差的話,施工方應該堅持自己的原則。

         

        5、工期延誤的索賠

         

        總包方和施工方雙方可以進行約定。

         

        6、履約保函

         

        如果總包方和施工方是一個集團內的企業,可以使用行政擔保代替履約保函。

         

        7、進度計劃及主要里程碑

         

        按招標文件要求的進度計劃及主要里程碑,但如果因總包方的原因延誤的,施工方可以要求進行調整。

         

        8、設計優化調整費用

         

        設計優化屬于設計變更范疇,按照設計變更管理,設計優化分成原則僅限于使用功能和性能不降低而節省投資的設計優化。對于設計優化方案,應經專家評定、業主批準后方可實施。對于設計優化節省投資,如何分成,由雙方協商確定,業主、承包商、分包商參與分成。

         

        9、預付款、進度款審核、支付時間

         

        施工方一般要求盡量縮短總包方的審核和支付時間。

         

        10、竣工結算、質保期、質保金

         

        施工方一般要求施工合同內容完成后,就開始辦理竣工結算、付款及起算質保期,不應該是整個工程完工才辦理竣工結算、付款及起算質保期。

         

        任何的利益博弈必須遵守契約,尊重契約,契約的精髓就是誠信,就是信任對方,一切的契約都是以此為前提,正是這種人與人、企業與企業之間建立的無形的信任紐帶,契約精神才得以流傳。

         

        (作者:凡一,總包之聲創作人,高級經濟師、造價工程師、一級建造師,從事投標、造價、成本等管理工作,“造價人家園”公眾號創始人。)

        横财命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