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bldn9"><nobr id="bldn9"><nobr id="bldn9"></nobr></nobr></address>

<form id="bldn9"><span id="bldn9"><th id="bldn9"></th></span></form>

      <form id="bldn9"></form>

        尹貽林教授對《全咨技術標準(征求意見稿)》的三點建議
        發布時間:2020/5/25

        轉載自“IPPCE造價智庫“

        一、《全咨技術標準(征求意見稿)》降低了工程造價咨詢和投資管控的地位,建議在編制說明和條文說明中專門寫明投資管控在全咨服務中的重要作用以提高擺位


         

        《全咨技術標準(征求意見稿)》最大的缺陷是降低了投資管控在全咨中的地位,尤其是在去年7月1日實施的《政府投資條例》背景下仍然降低投資管控的地位,這是一個不好的現象?!墩顿Y條例》強化了政府對投資管控責任的追究,包括精準估算、審核概算、執行概算三個環節?!秶野l展改革委、住房城鄉建設部關于推進全過程工程咨詢服務發展的指導意見》(發改投資規[2019]515號)強調政府投資項目和國有資金項目要優先釆用全咨,意味著投資管控是全咨的重要組成部分。但是征求意見稿卻降低了投資管控的地位,成為全咨中的一項專項咨詢,這是與《政府投資條例》和《國家發展改革委、住房城鄉建設部關于推進全過程工程咨詢服務發展的指導意見》(發改投資規[2019]515號,以下簡稱515號文件)精神相違背的,建議在編制說明和條文說明中專門寫明投資管控在全咨服務中的重要作用以提高擺位。

        二、《全咨技術標準(征求意見稿)》把工程造價咨詢排除在工程建設全過程咨詢之外,建議進行重大修改

         

        515號文件明確指出全咨包括兩個階段:投資決策綜合性咨詢和工程建設全過程咨詢;七項專項咨詢:項管、可(投資咨詢)勘設招監造。具體表述:“以工程建設環節為重點推進全過程咨詢。在房屋建筑、市政基礎設施等工程建設中,鼓勵建設單位委托咨詢單位提供招標代理、勘察、設計、監理、造價、項目管理等全過程咨詢服務,滿足建設單位一體化服務需求,增強工程建設過程的協同性”。但這次公布的征求意見稿目錄中完全違背了上述表述,生硬地把工程造價咨詢排除在第七章“工程建設全過程工程咨詢”外,從而構成硬傷。

        第五章為投資決策綜合性咨詢,共四節,關鍵內容為一般規定、投資咨詢、可研及各咨詢的關系及需求;

        第六章為工程建設全過程咨詢,包括三節為工程勘察設計咨詢、工程招標采購咨詢、工程監理與施工項目管理服務。

        第七章為工程專項咨詢,一共八節,把工程造價咨詢和投資管控混在后評價、保險、風管、信息、融資、綠建一起。

        這種標準體系完全違背《國務院辦公廳關于促進建筑業持續健康發展的意見》(國辦發〔2017〕19號)文件和515號文件融合“項管及可勘設招監造”于一體的全咨靈魂,也違背了《政府投資條例》強化政府投資項目投資管控的紅線強規,應做重大調整。

        調整方向應在第六章增設投資估算及方案優化專節,第七章應增設工程造價咨詢和投資管控專節。這樣才能回歸全過程工程咨詢的本意和初衷。

        三、大多數全咨項目尚未完成或尚未完成后評價之時發布《全咨技術標準(征求意見稿)》略顯倉促,建議宜粗不宜細

         

        515號文件指出:“研究建立投資決策綜合性咨詢和工程建設全過程咨詢服務技術標準體系,促進全過程工程咨詢服務科學化、標準化和規范化”。并進一步強調:“咨詢單位要建立自身的服務技術標準、管理標準……通過積累咨詢服務實踐經驗,建立具有自身特色的全過程工程咨詢服務管理體系及標準。”從515號文件原意看,應是國家層面建標準體系,企業層面建具體標準;標準體系宜粗,具體標準宜細。

        此次《全咨技術標準(征求意見稿)》未經充分總結各全咨企業的實踐經驗,在企業全咨標準尚未形成共識的時候,況且一批全咨項目尚未完工或已完工但尚未完成后評價,馬上出臺國家層面的全咨技術標準,略顯倉促,準備不足,與“摸著石頭過河”的深改思路不符。建議按515號文件精神建立“全咨服務技術標準體系”,宜粗不宜細,待實施全咨數年有具體經驗后再制定全咨服務技術標準就更具科學性。

         

        以上就是尹貽林教授的三點建議。

        2020年4月30日

         

        横财命什么意思